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炁息》新書特價79折!!

《炁息》新書特價79折!!

【出貨延遲公告】
非常感謝關注拾慧文創的朋友們,近日預購簽名書活動期間訂單量增多,
稍有延遲送達時間,懇請見諒及耐心等候,
我們將會盡全力以最快的速度將商品順利送達您手中。
感謝您的熱情支持與愛護!
 
如有疑問,歡迎隨時來信客服信箱:bhagavan.sales@gmail.com
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NT$300
NT$237
{{shoplineProductReview.avg_score}} {{'product.product_review.stars' | translate}} | {{shoplineProductReview.total}} {{'product.product_review.reviews' | translate}}
{{amazonProductReview.avg_rating}} {{'product.product_review.stars' | translate}} | {{amazonProductReview.total_comment_count}} {{'product.product_review.reviews' | translate}}
Quantity Product set quantity

Buy Together and Save More (At most {{ addItemQuantity }} item(s))

【靜坐系列全四本精選組】 全套69折 優惠價899元
Sale NT$899

Add to Wishlist

Add to Wishlist
The maximum quantity per submit is 99999
This quantity is invalid, please enter a valid quantity.
Sold Out

Not enough stock.
Your item was not added to your cart.

Not enough stock.
Please adjust your quantity.

Limit {{ product.max_order_quantity }} per order.

Only {{ quantityOfStock }} item(s) left.

Please message the shop owner for order details.
Add to Wishlist

Description


書籍特色

«  亞馬遜Amazon、博客來、誠品書店暢銷第一名《靜坐》系列,最新續作!

«  最宏觀的靜坐修行視角, 函括儒、釋、道三教精要!

«  想要讓自己的靜坐修行更深入堂奧者必讀之書!從健康到圓滿的人生,讓身、心、靈全面昇華的竅訣!


書籍內容簡介

佛、道、儒三家於東方盛傳數千年,鑽研沉浸其中而獲有所得的大德高人無數,如安那般那、天台的止觀法門及道門的吐納之術等,流傳的法門汗牛充棟。本書作者王薀老師以常年求學及教學經驗,發現其中的核心在於心呼吸,如何藉調息以調心,用調心以養生,當是三教靜坐法門之重心,故於《靜坐》系列付梓後,再度以多年積累經驗寫就此書,幫助現代人以最簡單的方式掌握靜坐的重點。

 

「我在初期學習靜坐的時候並非一骨碌地一直打坐,而是一邊靜坐,一邊參考研讀和禪定相關的經論,打坐固然和資養色身有直接的關係,但是打坐過程當中的心意識更是重要,所以道家講「心息相通」,這個道理是對的。如果你無法了解沒有了呼吸,心意識也就沒有作用,打坐就沒有意義了,如果這個道理通了,也可以理解,理解以後就可以知道打坐當進入初禪境界的時候,所謂的氣住脈停,那個才是初初體會到呼吸停止了,妄想也隨之停歇的感受。」

「在密宗許多伏藏大師所取的竅訣中,也有許許多多修持禪定時遭逢障礙如何破除的口訣,有的觀想不同顏色的明點在不同的位置上,有的觀想不同的本尊安住在不同的脈輪上,有的則持咒消除,也有的要你把意念關注在鼻尖五指處,有地、水、火、 風、空諸色做代表,用來消除因為靜坐而產生四大不調的障礙……總而言之, 這些都是要消除你在靜坐過程當中,因為散亂和昏沉、掉舉所引發出來的副作用,所以在進入「止」的過程中,首先要消除的便是昏沉、掉舉。」

「像我的一位金剛乘的師父,他第一次閉關修拙火就是在二十歲以前,很容易相應,我和他相識將近四十年,從來沒有看過他發過一次脾氣,是否和此有關,不得而知。但是這並非一通永通,也有些修行人後來在心性上面沒有再繼續追求智慧的解脫,走偏掉的也有,所以真正的禪定還是得配合般若才是穩當。」

「這位斯里蘭卡的比丘曾經大略地說到他是如何去修持安那般那法門,他說他們會選擇在清淨的寺廟或者在大樹下,或者去人跡罕到的空地進行十種修法。剛開始,依照自己個人的身心狀態,觀察呼吸的進出,目的是一定要守護好自己的覺知,如果自己出去的氣比較長的時候,覺知上要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出息比較長;自己進來的氣,進來的呼吸比較長的時候,也要很清楚地知道進來的氣比較長;氣呼出的時候比較短…….

也有人為了靜心,很憂心地和我研討過如何還有更好的方法?我曾經建議以心應心、轉心,對於沒有心地方法功夫的人而言,很難從祖師的隻字片語獲得體悟,如果沒有辦法靜心,那便要從安心和歡喜心做起。我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做各式各樣的布施,但是一般人沒有方法下手,布施等同道家很著重的積德,從善感應天神的眷顧,進一步便可獲得明師指點或者福至心靈, 意解心開。」 

「據師尊所言,此處也可以稱做「神闕穴」,它是主宰身體渾身上下很重要的樞紐,一切的大小經絡,四肢百脈,內部的臟腑各處,還有眼鼻口舌多處,細至所有身上孔竅出處都和肚臍有關,因此不容小覷。道家更是把中臍視為煉丹結穴、長生得道重要之所,這種能量如果繼續修持,會讓自己如同進入冬眠一般,久而久之可得氣住脈停之相,沒有入息亦無出息。」

出版社編輯序

靜坐不只是靜坐

  現代人的身心始終於高壓緊張的狀態,在自然環境受到嚴重破壞的當下,更欠缺了一個可以倘佯於山林之中抒解心中抑鬱的機會。對於身心健康的追尋,也成了現代人不斷嘗試追尋的目標。在東方文化傳統中的呼吸吐納之術,也因 不需特別的場地、器械、方便操作,應運而生,重新成了時尚的寵兒。

  對於呼吸與人體身心健康之間的關聯,早在近二千年前的先秦時代就被許多有識之士所重視。莊子在〈大宗師〉中是這樣描述一個身心健康完整的人的:「古之真人,其寢不夢,其覺無憂,其食不甘,其息深深。」並且強調「真人之息以踵,眾人之息以喉。」就明白地告訴了我們光是呼吸就可以轉化人類的身心,不但在睡夢不起任何雜念,在醒著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的煩憂罣礙心頭,對於物質的滋養也不在乎一定要味甘物美,面對一切的境界都可以用平常心面對。〈大學〉中的止、定、靜、安、慮、得六種調伏心緒的境界,入手法門也是以關注外在身體的舉動為先,以休歇的方式為始,進而清掃心中俗事塵念,進入「心齋」的境地,重點即在於「聽止於耳,心止於符」,把一切的關注集中於心性的培養及提升。

  佛教中的靜坐,稱為安那般那法,又分為六妙門,由初步的數息法入手,方便易學,可為行者入門之階,用功時少但收效甚宏,可以得到收攝昏沉、掉舉、散亂之功,更是進一步修習止觀法門中的共法。但安那般那靜坐僅是呼吸的竅訣,為入手法門,後世卻與禪的名相結合,成為現下流行的禪坐。實則禪的要諦在讓眾生了解六道輪迴皆由心所造,要遠離一切的痛苦和輪迴,獲得解脫,關鍵都存乎一心,重點就在於我們能否藉由安般法門善加觀察自己的心。而此所謂的觀心法門,雖為五祖黃梅門下神秀大師所傳,但又流變為覺知覺照,為後世天台宗所重的止觀法門。東傳至高麗、日本後,就變成了默照禪,「心如牆壁,內心無喘」的止念,又成了學人的目標,在整個東亞風行,不論大乘、小乘,打坐成了學佛的特色,蔚為濫觴。

  王薀老師自從《靜坐這一檔子事》問世以來,與各國學人有許多往從,也了解了諸多學人對於靜坐的看法,有些視為時尚風潮,有些目為解脫之大法,也有人為了身體健康而習練不輟,卻忘了這些都是先賢黃葉止啼之法,並非當初設教之最終目的,習道者拘泥於鉛汞火候、河車運轉,習佛者沉習於數息止觀、心如平鏡,儒家更以之為格物致知、發明心性之手段,對於向上一路的最後一著,皆成贅習,離道千里。

  老師也因此認為,其實無論佛、道,流傳靜坐之法可謂汗牛充棟,但關鍵都在於如何習得出入定以及出入息吐納之法。如已掌握到靜坐的要訣,或者已習練呼吸法行之有年,大可不用拘泥於形式,只要顧好自己的呼吸和調息,要住世長久也並非難事,如若已經掌握到真炁者,再進一步把真炁運行於日常行住坐臥之間,真氣充沛全身,雖可能會有超乎常人的神通,但重點仍在於如何能以之入道?其要訣在於能讓人之身心進入空靈的境界,所有的萬事萬法自然歸空,再進一步一切以無事為定,進一步要從定中取靜,修學一切以清淨無染為最大宗,靜坐達此,以道家的說法可謂「炁極得神」,自然寂靜。

  能習練靜坐,對於偶得人身的我們,是最大的福分,只用以增進自己的身心健康,僅是最低的門檻。在習練長久,呼吸自然勻融,心神寧定,漸有消息後,如要更上一層,得窺堂奧,覓得自心原本蘊藏的寶藏者,當細心捧讀本書,執其綱要,當不至迷惘失途,能為寶貴人身,活出最大的價值!


試閱文一

  事實上在此之前,有關六妙門靜坐的方法,已經從諸多書籍上皆有涉及,並且也請教過不少有教授經驗的出家比丘,這數息法方便易學, 許多傳授者都依此為入門之階,因為時間較少,收效較宏,例如初步的數息法,如果修學得宜,是可以得到收攝昏沉、掉舉、散亂之念,這也是學習止觀法門中初步的共法。由於很容易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所以大眾皆認為是靜坐中之上妙法門。這個範疇離不開安那般那法,所謂安那般那,說穿了就是呼吸和調息,不只是佛教中有,幾乎所有宗派都有這個方法,從藏傳佛教裡面的修持九節佛風、寶瓶氣為基礎,一路進階到拙火定,乃至於修三脈四輪時,把智慧氣引入微細的中脈……這些都是屬於安那般那為基礎的呼吸法。至於道家的靜坐入門,也離不開所謂虛其心,實其腹。道家的基礎是在於守靜為先,心若不能靜,便無法入道,所以入道之階幾乎也都是從靜坐、數息 開始,最後從沒有固定的坐姿,發展成現在固定模式的跏趺坐或隨意坐,也都是有來由的,這個從《坐忘論》中,可以看出道家靜坐發展始末的端倪。

  佛教中後來的安那般那法門,在佛陀之前早就都存在的呼吸竅訣,這在印度上百種的瑜伽行者中沿襲不止,因此後來的天台止觀也是從這個觀念中結合出來的產物。但不管如何,後來的許多聲聞、緣覺證得果位,不能說和這些法門無關,因此如果有詳讀過佛教的《增壹阿含經》中有〈安般品〉,這其中就是佛在教授這個法門,所有的呼吸法離不開身、心和氣的配合是息息相關的……


試閱文二

  這讓我回想往昔承侍道家師尊時,師尊有時數日僅進一餐,或者平時僅進流質食物,也只少量而已,每一年兩季至少辟穀七七,也從未見有疲相,依然勃姿颯灑、蹈厲自若地談笑風生,而且已經越歷數十載。據說他在蜀中那段歲月,廟中老道曾傳授他陳摶老祖之睡訣,此點從師尊有過數度未曾下榻超越十日可以得見,原來陳摶老祖傳世之睡功稱為「蟄龍功」。有關他的臥式,師尊也曾示範過多次,當時恣意輕狂口不擇言地曾問:「師父有時一睡超過十天,這過程是否都是在沉睡的狀態?」師尊說:「老祖所傳的蟄龍,所謂『蟄』,其實有執中之意。何謂『執』?把真意護守在中庭肚臍之處,初時綿綿細細,終可若有似無,最後如入眠狀,但其實心念可保清明,可謂醒夢一如。」

  師尊無意間言及他行此功已三十年有餘,感受到氣住脈停之相也從此法中所得,「要知道胎息是從氣中所結,氣也是從胎息中所生,如若胎息得成,漸漸地過往一切身心舊疾自然消除,即便一般小病小惱,調息數通自然一陣風過了無痕跡,如果持之以恆,時日待之,持守三一,通靈可矣......


試閱文三

  我上回聽了寬達比丘,在他的佛學中心講述了他的天台六妙法門,之後我把我個人的想法和他分享:「法師,聽聞了您的上課之後,覺得十分讚嘆,法師對於天台止觀及六妙門所研專精,可見這幾年來,法師在學理上應是更加精進,但我個人倒是有些拙見和您分享。其實所有一切的法門說穿了都是 在講述呼吸法門,那既然如此,無論你修禪、修密、修淨土,只要專注於呼吸,置心一處皆可大成,但這裡面就有一個問題來了,你打坐的時候,如果 沒有辦法像祖師大德可以進入四禪八定,你的思緒仍然七上八下到處亂闖,心神恍惚,有時心思蕩漾,三翻四復,連自己都無法掌控,那如此的打坐方法又有何用?因此,我覺得重心應該放在『心息相依』這上面才是重點,如果這個道理了解了,這個呼吸法門才會是活的法門,因為人一旦一個呼吸上不來了,那就不屬於這個世界了。所以,無論養生也好、長壽也好、解脫也好,重點應該放在是呼吸出入息的時候,把注意力放在『呼』或『吸』出入息就沒錯。另外一個問題,才是去注意心念和呼吸要如何去達到均衡的問題,這又是屬於六妙門『數』之外其他的問題……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曾有過的經驗是,你愈不去注意數它,等到你在這個法門上修學到很專精的時候,有時反而會覺得妄念漸漸地消失,身心慢慢地進入另外的一層境界,這問題出在哪裡?如果你已經掌握到竅門之後,還反覆的在數它的進來和出去,反而變成頭上安頭的另外一個問題,因為在呼吸的任何一個技巧上,它同時也是另外的一個妄想而已……


試閱文四

  許多時候修行者也會在無意中誤闖誤入,自以為是否有入定中,事實上是不可能的,靜坐之始,前面的階段都在於止妄和專注,不時心中之賊任意妄為,更需要調伏潛在的三翻四滾、猿跳馬奔,此時若無法用「止」收攝則終然停止。也因為如此,密宗也好、道教也好,有各種不同對治昏沉的法門,禪宗也有方便善巧的攝心法,有些教予數息、有些則會叫他觀燭光、有些觀看水晶球,有時專注於佛像之眉心或種子字……總之,千百法門總在攝心。昏沉,最早源自於和睡眠狀態相等的身心狀態,會有這些昏沉的情形,大半由於身心過度疲憊,殫精竭慮於鉅細靡遺,縱橫上下之間皆挖空心思,導致於心神耗弱無法專注,一上座便進入似夢、似醉、似眠之間。這種狀態最好不要強行久坐,因為不會有效果,並且會變成劣習,以後每次上座便會昏沉或呈現半睡眠狀態,對治的方法,不如先讓身心休歇一番再行上座。另有一種狀態反而比較需要留意,有不少人和我提及打坐時有種舒服安然,甚至於就如同即將入睡前,身體有舒麻放鬆的感覺,有些人還天真地以為是否即將得定,這就要小心謹慎、反覆觀察, 它多半都是迷離虛幻之幻覺,就算好一點的狀態,也僅僅是因為獨影意識所產生的副作用,這些都需要有經驗的人給予提醒,以免誤入靜坐的誤區。


試閱文五

  所謂龜息龍馬功的操作法,任何人行之,對於氣血循環之暢通多有益處。

  首先兩腳與肩同寬,先行放鬆,想像頭頂上之毛髮開始,一路放鬆到腳底之湧泉穴,放鬆時需確實做到全身鬆透為止,此時身心若有放鬆,雙手掌將會有鬆脹之象,即時可以行龍馬導引之術;接著吸氣同時把雙手往中丹田處上提,吸氣至丹田時雙手往前翻掌放下,吐氣同時推排雙手向前,以後翻掌,雙手掌心變成朝上,再度緩緩吸氣內收雙手臂至胸前,再次雙手翻掌手心朝下,吐氣推動雙手往前推行,同時兩腳緩緩下蹲,配合此動作至前方不可推處,再次翻掌手心朝上吸氣進入丹田,雙手往胸前收回,此時雙腳慢慢回復站立狀,如此動作配合呼吸吐納、進出息,至少七次,多時無限次數,總之需要操練到氣息平和為止,再行入坐......


試閱文六

  每個人一離開母體便要靠後天滋養,懂得呼吸的叫做調息,一般人稱為氣息,一口氣上不來人天隔離,至為關鍵。所以過去我初學道家的靜坐法也是從調息開始,其實敞開來說,佛、道兩家的靜坐相去不遠,各有仿效和法緣,傳承不同而已。正確的道家呼吸法,入手的地方都是把注意力關注在呼吸上的進和出做為基本要求,呼吸從粗而細,散而勻,有似無,漸漸細如游絲終至不聞,這表示已經進入由虛入凝的地步將漸入佳境。從前靜坐到這個 階段的時候,道家師父時不時會刻意地用手碰觸丹田處,提醒自己慢慢就可以把注意力專注在丹田之處,因為當呼吸愈來愈綿密,在此幽微漸細之時, 身心會朝著空忘之路而行,有些人進步較快,丹田就會產生鼓盪暖樂之相, 漸漸地便會得定得止,但這個時間有長有短,有快有慢,最好隨緣自在,以免因為貪快而產生走火之相。此時也必須注意到內外雙調之理,在未得定之前,往往很容易受到外在大氣能量磁場的干擾,而影響到內在的氣息。這上面特別要注意的外在因素,醫家稱做「六淫」,這是指受到了外在的大風、大火、大暑、大溼、大燥、大寒的入侵,所以稱之為邪淫之氣入侵;至於內在要注意的因素是指七種情緒的變化,例如憂傷過度、思慮過深、大喜大怒、 悲鬱傷心、恐慌過度、驚懼難安,這七種內在的心緒起伏變化,都會影響到靜坐的品質和周身上下氣息脈動。

Customer Reviews


{{'product.product_review.no_review' | translate}}

Related Produ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