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LOG IN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建盞‧茶談

建盞‧茶談

free shipping for orders over NT888 on order

79 on order

NT$280
{{ title.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variationName[$index] | translateModel}}
Quantity
Quantity
The maximum quantity per submit is 99999
This quantity is invalid, please enter a valid quantity.
SOLD OUT

Not enough stock.
Your item was not added to your cart.

Not enough stock.
Please adjust your quantity.

Limit {{ product.max_order_quantity }} per order.

Only {{ quantityOfStock }} item(s) left.

Please message the shop owner for order details.

Description


精彩書籍介紹影片


編輯序


澹然與堅持

 

茶堂在本書有著雙重的意涵,一為實有的品茗論道的茶堂,一為存在你我心中的茶堂。前者曾是當年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的人群佇足停留過的地方。而心的茶堂,則在彼此的對話之中,王薀老師的智慧點撥,而受者能心領神會,則其心將如飲瓊漿,如喝佳茗!


        王薀老師博覽古今,以歷史的縱深,穿梭於茶道藝術、禪心悟道間,舉重若輕,真是大塊文章。總結出「水流任意境常靜,花落雖頻意自閒」,是書中的「點睛」之處。同時更提醒我輩有比性別、男女、性向,更為重要的是「若能從極迷失處辨識迷失,則無處不醒;若能於極難處,放懷而放,則無境不寬」,多情卻道總無情,令人垂淚到天明。不惟女子,連鐵錚錚的漢子,有時都過不了這情關。如泣如訴,也不單只是琵琶女,眼前的楊老亦然。執子之手,未必能與子偕老。造化弄人,為之浩嘆!


《建盞‧茶談》一書,蘊藏無比的智慧,藉由書中人物的跌宕起伏,道出「人生客路永沒平」,莫非真的「這一切全是天註定」。在這日月流轉,寒暑更迭,人生底事,來往如梭之間,王薀老師以淑世濟人的入世襟懷,坐看雲起日落的出世情操,從字字珠璣中當能體會到他的澹然與堅持,澹然是「任他境界萬千」,堅持是「只覺胸懷一片」,也如此他看到了天高地遠,他看到了鉅細顛末,他看到了有限中的無限!其發而為文則成筆力萬鈞、匡時濟世的鴻篇大著也。


書籍內容簡介

**人的睿智來自於所經歷的世緣**


茶堂,存在於每個人的心中


宛如冬夜飲入一杯熱茶般地的暖徹心扉,在一杯杯佳茗傳遞、齒頰生香之際,有著許多人物的真心傾訴,引人入勝的真實人生故事改編。

 

充滿智慧的古稀老人、

不傳於世的絕世劍法、

知名女星的遺憾之事、

茶聖寧死不屈的風骨、

一位母親的恢宏氣度、

姐妹三角的情感糾葛……

 

人來人往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
停不住的是風月的變幻和人心的起伏。

一杯心茶、一段故事,人世間的愛恨情仇,
在這一刻遠離了塵囂!
不斷回甘的口感,如同被喚醒的心!

 

  「陳彌和陳竇原本是我早期在摸索古玩及文物雜項期間,所結識的一對原本同聲共氣、軟談麗語的親姐妹,直到妹妹陳竇無意間闖入了陳彌的私人禁地之後,便展開了一連串多年姐妹間的恩怨情仇,兩人皆因為同時喜歡上一位男人,而彼此心靈上波濤洶湧般互相零敲碎受地折磨……」──〈古器風雲〉

 

  「隨著楊老臉上表情的起伏變化,我知道他的心緒陷入了回憶以及充滿複雜的情緒之中,我沒想打擾他,也沒插話,就幫他再斟滿上一杯茶……這家咖啡屋擁有極老的歷史,據說從三〇年代就已經存在,這裡孕育了許多文壇的明日之星,我去過幾趟也曾碰過熟識的一些作家朋友,靜謐的舒適環境是令人不斷重返主要的理由。我和玫初次見面便是在這裡用餐……」──〈茶堂冬夜裡的情事〉

 

  「他的師承起源於武當派,可說是內家、外家集結之後,自有其獨特之處,因此初時頗受變化無形的體架所吸引。我欣賞杜老,不單單只是他的輕功了得,主要是他有武德及俠義之心,他曾經用他的武功救過無數人,為了解救被綁架的無辜婦女,挑戰黑幫老大,獨自救出了那批婦女....... 」──〈永懷常爺爺〉



【內文節選一】
 
     「老師所說的正是我這段時間的心境,表面上人前人後我很風光,媒體經常都有消息報導,但實際上我的個性不喜歡拋頭露面、交際應酬,以及南北到處奔跑,如果只是拍戲需求也就算了,但這些日子以來贊助者和廠商的要求愈來愈多,經常要安排飯局,有些人很市儈,我滿心地不歡喜,但又得強顏歡笑,滿肚子的牢騷,卻又要壓抑、按捺,事後其實心中的壓力非常地大。這陣子家中又有一些問題發生,回去又要處理無數的雜事,日夜顛倒……我早已經喘不過氣來,但好勝的個性告訴自己不能屈服,要忍耐,於是才勉強支持了一段時間。我從原來滴酒不沾,但為了解除心中的煩悶,我現在已經染上酗酒的毛病,剛開始我喝紅酒,微醺的時候勉強可以入睡,漸漸地喝一整瓶也會睡得迷迷糊糊,我不勝苦惱,後來改喝酒精較強的威士忌也是如此。私底下助理幫我介紹了家庭醫生,醫生建議我要吃劑量輕一點的鎮定劑,但一段時間後還是睡得不好,白天根本渾渾噩噩、昏昏默默,如同行屍走肉,機械式地應付外界的人事和飯局,但其實有時自己在講些什麼,事後卻毫無記憶。現在我開始心悸,講話容易大聲,手容易顫抖,伴隨著頭暈、噁心……」



【內文節選二】
 
     「我和她每次都會在波麗露喝咖啡,我會知道這家老咖啡廳,也是當時演藝圈裡面一名演員每次拍完戲,我們都會相約來這裡吃西餐。我特別喜歡喝他們沖泡的咖啡,當其他人在聊天說八卦時,我習慣手持著咖啡靜靜地欣賞著波麗露它那獨特的音響所流瀉出來不同的樂音。波麗露是台北早期很多藝文圈的文人畫家特別喜歡聚會的場所,這家咖啡屋擁有極老的歷史,據說從三〇年代就已經存在,這裡孕育了許多文壇的明日之星,我去過幾趟也曾碰過熟識的一些作家朋友,靜謐的舒適環境是令人不斷重返主要的理由。我和玫初次見面便是在這裡用餐,還記得那一天,我們從一開始的人聲鼎沸大滿堂,一直聊天聊到偌大的空間僅存我們這一桌,服務人員客氣地來說了兩次營業的時間已經超過了,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波麗露。

     「玫當時雖然只是剛剛才嶄露頭角的新人,但由於清新秀麗的外形跟氣質,已經是各台爭取和各廠商聘請代言的女藝人,雖然才拍了幾部連續劇,但人氣極旺。她是我讀書時期好友的表妹,在一次聚會中認識,我被她身上所散發出來那股質樸中卻又亮眼的外型深深吸引住,個子不挺高,纖細的身材,一對明亮耀眼的雙眸如月牙又似剪水秋瞳,雖然在夜晚仍然遮掩不住她的閃亮動人;習慣性地嫣然一笑,明顯可見的梨渦,編織緊密的一口貝齒,令人忍不住一看再看。那晚回去以後,整個腦海中盈盪的都是她的倩影,到了第二天早上,也不管阿偉睡醒沒有,打電話把他從睡夢中吵起來:『當兄弟這麼久從沒拜託過你,這回你一定要幫忙。從前雖然和幾個女人交往過,但卻從來沒有像昨晚這般寢不聊寐、輾轉無法入眠,我知道這一次是遇到對的人。雖然昨天彼此交換了電話,也看得出來她對我也不討厭,但是還需要你的臨門一腳、濡沫相助、貫徹底成,你們是親戚她也信你,只有你可以幫忙,拜託啦……』阿偉也是圈內人,世新畢業以後就一直在一家傳播公司上班,那時他也還沒有在影視圈站穩腳步,但口條清楚人又熱心,風趣幽默的個性還蠻討長官的歡心,因為和他熟識已久,已成無所不談的莫逆。他迷迷糊糊地被我喚醒之後,又聽了我炮珠般的轟炸,他一下子甦醒,隨即告訴我:『雖然她是我的親戚,但有一件事我必須得告訴你,她在幾年前曾經為了一名男子差點輕生救不回來,這你能接受嗎?』我當時哪裡會在意這些,整個腦海中只想著如何可以擄獲她的心,也就沒有在這件事情上多作琢磨。」

【內文節選三】
 
     「我和小竹其實是在幾年前的一場表演節目認識的,那時我已經有男朋友,但是情感並不是那麼融洽,經常會為了細故而起爭執。男朋友是圈內人,是位導演,他有家庭,但是並不和諧,和老婆多年來一直貌合神離,但介於某些因素一直無法簽字離婚。早年我因為拍戲,仰慕他的才華,心甘情願和他在一起,但其實內心是蠻糾葛的,我不想成為第三者。原來認為自己是很理性的,過去未碰到這段感情之前,始終很不屑介入別人的家庭,但是沒想到自己最後也背叛了自己的信條。他一直表示會給我一個交代,但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給我的理由如出一轍。他對我唯一的好,可能就是為我在東區購置了一套房子,但他一個月也難得來個一兩次,他除了拍戲外景在外地,他也要扮演好當父親的角色,這種偷情的日子起初還覺得挺新鮮、刺激又甜蜜,漸漸地我會有比較心,會覺得不受重視,也會有種女性天生欲求不滿的精神需求。看到身旁許許多多的閨蜜好友都有美滿的歸宿,聚會時那股陶醉、甜蜜而又滿足的神情,經常會撩起我內心底處的界線,漸漸地我有了不同的念想,我開始挑剔,我開始要求,我慢慢地看到了他個性上原來有不少的缺點。這些缺點過去我總認為是特別,是別的男人身上看不到的特質,隨著時光的遷逝和流轉,我漸漸看清楚了在他背後潛藏的其實就是男性特有的占有慾、自私,漸漸地我開始喝酒,從在家裡等待時,為排遣寂寞,偶爾喝杯葡萄酒,漸漸地現在必須要喝威士忌和高粱這種烈酒,心境才可以稍稍平靜下來,有時還會追酒酒醉。經紀人已經跟我談過很多次形象的問題,但我很苦惱,心靈沒有一個落處,礙於面子、自尊,也不好向其他圈內人訴說,漸漸地我失眠了,睡夢中常常有莫名的恐懼,有時夢到一個人孤伶伶地走在灰暗的樹林裡迷失了方向哭泣著……有時也夢到自己從一處遼闊的沙灘漸漸地往海底邊游走,愈走愈深,愈走愈遠,最後完全陷入在深邃的海底當中無法自拔,四肢狂亂地掙扎,攀游直到筋疲力倦,醒來時已經滿身的虛汗……。

     「在一次盛大晚宴受邀的表演裡,我碰到了小竹,過去和小竹其實也有幾次的合作,但是並不是那麼熟稔,那次在晚宴結束後,她主動過來和我寒暄說她今天有開車,可以順道送我一程。就這麼一回,在車上彼此聊了一下生活狀況,或許那段時間我處於低潮和脆弱的緣故吧!小竹在開車的三四十分鐘車程裡,駕駛座旁邊微開的窗戶,呼嘯而過的風吹拂在她俊俏的臉龐,酷似男性陽剛的線條,及一頭柔細飄逸的短髮,不時側過臉來淺淺地微笑和幽默風趣的口吻,一時之間我迷惑了,我閃神了,我竟然把她看成了我心儀的一位男性,這種感覺太奇妙了……」

Related Produ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