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阿賴耶之人狐傳奇

阿賴耶之人狐傳奇

NT$280
NT$221
{{ title.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數量
數量
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
該數量不適用,請填入有效的數量。
售完

商品存貨不足,未能加入購物車

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

商品購買上限為 {{ product.max_order_quantity }} 件

現庫存只剩下 {{ quantityOfStock }} 件

若想購買,請聯絡我們。

商品描述



內容簡介

    「阿賴耶」是人類腦中的第八意識,它就像個黑盒子般,記錄著我們靈魂輪迴的所有記憶,開啟這個阿賴耶的寶庫,您將發現穿越生生世世的所有秘密………

真有狐仙嗎?
原來狐仙還分等級?
修煉千年、最高地階的九尾狐幻化成一位異常俊美的奇男子,
是報恩?還是復仇?究竟是......一場人狐之間錯縱複雜的糾葛情仇 ?

    王薀老師繼心理勵志暢銷書之後,向一代文豪紀曉嵐致敬,打造現代奇幻穿越故事《阿賴耶》首部曲--人狐傳奇。清代著名學者紀曉嵐晚年所作的《閱微草堂筆記》,被中國文學家魯迅所高度讚譽,全書雖然記述狐鬼神怪故事,卻意在勸善懲惡,是明、清時期和《聊齋志異》並駕齊驅的傑出志怪小說。

    《阿賴耶》讓人洞悉這位大清帝國的第一才子,在帝王腳下卻是不斷壓抑自我的一個煙鬼,他有滿腹無法宣洩的情懷。對於每每在生活職場、人際關係受挫的現代人而言,看到紀昀在威權下堅持操守的風骨,又不失宛轉幽默的智慧,正好作為今人的處世教材。

……有一次紀曉嵐曾經跟乾隆皇在討論《四庫全書》的時候,紀曉嵐曾經跟他說:「婁道長曾經說過皇上的前生應該是劉備……。」乾隆聽完紀曉嵐所說的話之後,他也對紀曉嵐說:「曉嵐曉嵐,有一件事我也覺得蠻奇特,現在我說給你聽。」……

   《阿賴耶》開啟了人類意識中超越時空的記憶庫,讓讀者隨著主人翁身歷其境地穿梭於過去、現在縱橫交錯,卻又層次分明的虛實場景間,去體驗我們現實經驗中所知,卻難以接觸到的靈魂轉世、仙佛修道士、隔世姻緣、狐仙奇譚和歷史典故等等。作者以現身說法式地娓娓講述這些屬於異次的事蹟,令身處於網路科技的現代人,有機會從這些如幻不虛的古老史料中,發現亙古至今無法逃脫的因果定律。

……「我的夢從小就有銜接性,有時候也會時空交錯地串連,而且有些夢幾乎靈驗無比,從小家人和朋友最怕的就是我跟他們說:「我夢到什麼什麼……。」這會讓他們有極大的壓力,但夢境並不是可以自由控制的。也因為如此我查遍了跟夢相關的所有書籍,從西方的《夢的解析》到中國的《周公夢解》等等,乃至於金剛乘的《睡夢瑜伽》,都曾經非常深入地去探討過,但是屬於深層意識阿賴耶的境界,除非你的禪定已經到了極度,否則一般人是很難轉化的。」……

    在這個眾仙早已駕鶴西去,所有的仙術秘笈瀕臨絕響的年代,主角遇見了一位具備仙家修為的道教師父,紮紮實實修煉起師父親傳的丹功竅訣,這道仙術傳承的末代光芒,動人地昭示著代代相承不息的修道人風範,和值得作為現代人心靈處方的積德內修功夫。

    誠如作者在本書開頭所說,「在這如夢的人生劇場中,一切如夢似幻,實也虛也,聰明如看倌,全憑自由心證。」全書透過作者超現實所營造出來的虛擬情境使人有時跌入如幻般的撲朔迷離,有時卻又如活脫真實般地生活寫照,可謂高潮迭起、令人驚奇連連,作者行雲如水的文字敘述,在這場開啟阿賴耶奇幻因果的故事中,將是王薀老師又一本令讀者們不讀不快的精彩傑作!

目錄

第一回
遊歷香江善緣師弟聚
悠忽朦朧指引入夢來

第二回
傳承真人金針細引渡
一無所有點化豁然開

第三回
玄機直講顯示胎息訣
真人之息原來在於踵

第四回
凝神入炁繫心畬一處
袁道人巧妙戲露口訣

第五回
龍馬負圖世出大神功
觀音化現三十二應身

第六回
佛緣始自太虛老和尚
禪機入定衣缽源天成

第七回
冶開上人徹悟天眼開
明澈靈透自心無罣礙

第八回
博覽群書四庫之契機
魂跨百年遊歷文淵閣

第九回
多情才子為愛傷別離
了悟人身難得壽幾稀

第十回
歷代皇朝天子結善緣
乾隆微服參訪諸古剎

第十一回
阿賴耶意識區隔生死
人生如夢似幻存一心

第十二回
民間傳統齋教之濫觴
狐仙巧緣善惡貫千古

第十三回
人狐相戀穿越時空來
人間異事閱微說分明

第十四回
憶念香妃徹夜輾難眠
浪蕩情郎薄倖煙花女

第十五回
烏玉無事不登三寶殿
大將軍修書助解災厄

第十六回
真人面前細訴絕情事
太乙設壇修法度冤魂

第十七回
十全老人堂裡批歪風
鶼鰈情深明軒與紀昀

第十八回
通靈好婆除妖伏魔記
九尾狐仙道盡人間事

第十九回
三山五嶽盡是狐仙地
救命因緣蟻王來報恩

第二十回
靈媒法施寶懺度員外
夫人郝氏系出名門後

第二十一回
員外移樽謙教於張氏
珍寶供養運籌且捭闔

第二十二回
異形遊走四方通陰陽
狐仙報恩化解四大難

第二十三回
吳瑞孝西園寺呈拜帖
老法師藉狐仙解宦海

第二十四回
恭敬迎得高僧歡喜歸
眾多狐眾翹頸盼精進

第二十五回
吳宅設壇法會斷孽緣
準提息災事業化冤愆

第二十六回
靈妙禪師神器顯妙用
祖宗陰騭深廣澤子孫

第二十七回
紀曉嵐雙妾盡心陪侍
如履薄冰伴君如伴虎

第二十八回
世間輪迴無非是因果
因果之源全繫阿賴耶

第二十九回
紀昀託夢有緣盼著書
禪師高人指點化迷津

第三十回
如是我聞內容怪事多
警世斷惡善護阿賴耶

【名人推薦序】
蔡登山  知名文史作家及編劇

有清一代,紀曉嵐從小就有「神童」之譽,學問淵博。後來編纂著名的《四庫全書》,又將其心得寫了《四庫總目提要》。他還有一本重要的著作就是《閱微草堂筆記》,連一代文豪魯迅都對它有極高的評價:「故凡測鬼神之情狀,發人間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見者,雋思妙語,時足解頤。敘述復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後來無人能奪其席。」

    本書作者王薀老師早年即通讀《四庫全書》及《閱微草堂筆記》,蘊藏胸中數十年,後又研讀儒、釋、道、各種經藏,遍訪各地名師、道長,了通精義。深知一切為心所造,人的眼耳鼻舌身意、色身香味觸法,甚至受想行識,無一不和阿賴耶有著密切關聯的環扣關係。

人狐傳奇故事,古來即有之,最為人所熟知的是《聊齋》一書。狐仙是很有靈性的動物,透過修煉、高人指點或吸收日月精華或人氣,能夠化身成為人形。狐狸如果修煉經歷了千年以上,毛色會蛻變,最高品的狐仙,牠的毛色是紫黑色的,有著九把狐尾。據說紫黑狐他只要對著夜光登高吼叫,剎那間千軍萬馬的狐仙都會蜂擁而至。

狐狸的世界和凡人的世界有著極大的差異,要移形變性,幻化自在,必須先修煉五十年,如果要修成傾倒眾生的媚狐,那就得修持百年以上,如果繼續幫助百姓賑衣施藥,修繕鋪路,與人為善,累積至千善,修煉超越三百年以上,也可以知道人的過去、未來。狐仙如果碰上過去世有緣的人,對牠有恩的牠會知恩圖報,但有時也會作弄世人,令他家破人亡。

作者以其豐富之閱歷,淵博之知識,揭開人、狐之間不同的世界,奇幻幽邈,可說是見人所未見,聞人所未聞,開「奇幻」小說之先。然作者透過種種不同類型的人狐傳奇故事,不單只是爭「奇」鬥「玄」而已。其實貫穿的主軸在於因果、輪迴。正如書中太乙真人對烏玉的一番的開導:「你因為過去世算是有修到一些福分,此世也才能享受到一些福澤,但是福分是會用盡的,到頭來便會往三惡道去輪迴,對於人世間的無常,你要看透,多用慈悲心對待他人,不需狂心疾馳追求世間名利,當你夢覺黃粱時,一切都無所有,不要在煙雨之中眷花柳,休把風月情懷當話頭,急回頭,莫蹉跎。」而對於狐仙,也希望牠們能行使善業,多做布施,多做福慧,隨著因緣多累積福德。「要知道滴水雖小,漸積成河,千萬不要認為自己可以耍弄神通、隻手撐天,其實是逃不過佛菩薩的法眼。」

人、狐之間常有著累世的冤愆,端看如何化解。作者在書中教導大量的道教口訣、佛教的偈語和歷代成就祖師的行儀和風範,是本書精華之處,也是緊要之處。讀者若能聞弦歌而知雅意,則能得其三昧矣!

【名人推薦序】
鍾文音 知名文學作家

     作者一生歷經奇幻玄妙之事,佛道兼修,超凡入聖。其博學妙聞勝似《西遊記》,其人狐傳奇勝比《白蛇傳》。本書寓託夢境之虛,實指輪迴意識流轉,肉身有盡,阿賴耶識無窮,道盡天上人間,兩地相思。

    自由流暢的敘述結構,活潑靈活的場景調度,奇異而震撼的情節,人物立體鮮明,歷史呼之欲出,更將佛道教理縫織於故事之中,擬仿章回小說之說書,帶引讀者進入《閱微草堂》作者紀曉嵐精采的一生。

    本書以說故事之筆,探究了生死、情愛、夢幻、仙凡、人狐、佛道的雜揉世界,既微觀自我的歷程,又綜觀了紀曉嵐的精彩一生,也帶引讀者展開全景幕式的閱讀之旅,渺不可及的前塵,阿賴耶識竟觸手可及,遙遠的人物召之即來,可謂咫尺天涯,天涯咫尺。

    通過作者佛道修練之歷驗種種,假借說書之筆,演說各種人生的命運交織,同時也圓滿回答了纏繞於你我腦中的問題:阿賴耶識的真諦為何?阿賴耶識是如何牽連起我們的生生世世?這一生是夢是幻?何虛何實?
 
    一本絕妙奇書,讓人拍案叫絕,我們跟著作者夢旅渺不可及的他方,一起走看幽冥兩界,聽人狐哀訣、嘗生死風光、嘆情愛幻滅、警無常迅速……。


【內文節選】

節選文一
第十四回
憶念香妃徹夜輾難眠
浪蕩情郎薄倖煙花女
  乾隆和紀曉嵐一段時間經常形影不離,乾隆也很欣賞紀曉嵐通曉各朝的稗官野史、鄉野奇談,尤其是一七七八年他最寵愛的香妃香消玉殞之後,一陣子乾隆皇幾乎寢食難安,輾轉反側,他無法接受愛妃的離去。那一陣子他常想,即便在夢中,就算是鏡花水月般地夢幻溫存,他也會覺得滿足。每一個夜晚,他忘了自己的身分忘情地呼喚,對著廣大冷清的寢宮,他只希望當他醒過來的時候,依偎在他身旁的柔軟身軀,一如從前柔情萬種地幫他蓋被或撫慰著他的身軀。但是即便是片刻的夢境,香妃再也未曾出現過。他經常掉著眼淚,在淚眼婆娑之中不斷地回憶著,當初為了要對維吾爾族聯婚示好而娶納了香妃的那一段往事。前塵舊憶,往事不堪。無數的歲月,白楊綠草,紅花綠葉,伴過多少歌舞昇平,經歷過多少雲雨歡愉,親眤廝磨,如今枕邊人何處?最難忍受斯人化雲煙……。這是乾隆當時的心境寫照,也因為如此,他更相信儘管人鬼殊途依然有重逢的可能性,是否也可以發生在他身上……?
  一日乾隆召喚了紀曉嵐:「曉嵐啊!朕自從愛妃走了以後,這段時間睡也不是,臥也不是,現在連我平日最愛喝的鐵羅漢也已經一段時間沒有沖泡,我很難過啊!不知道如何排遣?你識多見廣,是否可以給我講幾段故事,抒解抒解我的心境?」「微臣駑鈍,但是平生喜好閱讀各地風俗文章,各類言情雜異以及鄉野之間的奇聞驚悚怪談,倒也是蒐集了不少。臣特別是在烏魯木齊兩年服刑期間,採聽收錄了當地不少狐鬼傳說,尤其我住在九家灣附近時,剛好有座關帝廟,當地的人有任何的大小事情,都會來到這裡祈求。這廟祝因為常常跑來我的住處求取我的字畫,對我很敬重,所以我偶爾也會去廟裡走走。」
  這個時候乾隆突然間有了興致,就叫一旁的太監搬了一張椅子給紀曉嵐坐下,準備好好地聽他訴說他的經歷。「謝聖上!」紀曉嵐就如數家珍一般地說道:「這關帝廟看來占地雖然不是很大,可倒也五臟俱全,有前殿、後殿,還有廂房。因為它內外的牆壁全部都是用紅漆漆成的紅牆,所以當地人都稱它為紅廟,裡面供奉的就是關聖帝君--關老爺。由於他的忠肝義膽,加上《三國演義》的描繪,更增添了一般人對他既神秘又威靈的事蹟。所以這關帝廟裡,有一片牆壁,整片都畫上了《三國演義》的章回故事,頗為傳神,微妙微肖。廟內多處都有琉璃作配飾,加上廂廊之間有股深邃禪幽的感覺,有時我在這裡也會經常文思泉湧般地汨汨而出,在那兩年之中我居然也寫出了雜詩將近兩百首。」
  這時又有一位太監,呈上了乾隆喜歡吃的銀耳蓮子湯,也順便備了一份是要給紀曉嵐的。乾隆說:「你先把這碗蓮子湯喝了,我們再繼續聊吧!」在喝蓮子湯的過程,乾隆突然間問道:「曉嵐啊!我都忘了你今年貴庚?」「回皇上,微臣今年賤辰五十六,馬齒徒長啊!」乾隆也嘆了口氣笑道:「真是歲月不饒人啊!轉眼我也快八十了。」乾隆又問:「你是哪裡的人氏啊?」「回皇上,臣是河間府地方的人氏。」乾隆這時候有一點捉狹地瞇著眼睛笑了笑,對著紀曉嵐說:「喔!這個地方自古盛產太監,哈哈哈!」乾隆說完之後又一本正經地改口說:「不過因為有你的關係,這地方將有不一樣的代表意義。」
  紀曉嵐難得有機會能夠和年屆古暮的皇上促膝長談,更何況乾隆指定他要講述些神神怪怪的故事,這事對紀曉嵐來說倒也不難。他回想在烏魯木齊那兩年,他著著實實地從當地人和所有八卦集中地--紅廟,所聽聞的倒是有些真實的故事,於是這回紀曉嵐就給乾隆講了一段他在烏魯木齊時真實的故事。紀曉嵐對乾隆稟告說:「既然聖上這麼有興致,微臣就跟皇上報告我所親身聽聞的一樁事件所牽引出來的故事。」
  乾隆頷著下巴點點頭,示意紀曉嵐開口。「約莫在乾隆二十七年,當時明瑞統轄任職為將軍,他的屬下有一名駐紮大臣叫做烏玉。這人打仗時也算驍勇善戰,但唯一的毛病就是性好漁色,有時還會垂涎同儕之妻妾,意欲染指,因此搞得家中也是烏煙瘴氣。話說當時的迪化城最熱鬧的莫過於娘娘廟一帶,每當掌燈時刻冠蓋雲集,熙來攘往,各式人種形形色色,魚貫般地穿斥於大小巷弄間。這附近有一條街是有名的紅燈戶,這裡面最有名的花國皇后是一名叫做小竇的花狀元。她的花名在外,幾乎上至伊犁將軍,下至識途老馬,都以一睹花容、一親芳澤為無上之光榮。偏偏這名小竇卻喜歡上了這名薄倖浪蕩的烏玉,烏玉幾乎一遇閒暇便會前去『聚賢樓』尋找小竇,兩人就這樣子明來暗往地暗通款曲很長一段時間。雖然小竇冰雪慧黠,但是畢竟尚屬純情女子,她對於愛情的功課並未了悟,她仍然執迷於和枕邊人的纏綿春夢。但事實上她並不了解她身邊的這位薄倖郎,本來就是過慣了依翠偎紅、燈紅酒綠,視女人為玩偶,她不過也只是烏玉暫時的一個玩物而已。但是沒想這位花狀元小竇,這一次在情場上栽了一個大跟斗,最後慘遭遺棄的命運。她哪裡忍受的了這種委屈?多少將相名流堆金砌銀只為一枕玉臂,但偏偏她情中於烏玉這名情場浪子。她不甘,但又無法喚回往日的柔情蜜意,於是就在一天喝了些酒之後,她自盡了……」
  乾隆很專注地聽著,時而皺著眉頭,時而搖頭嘆氣,有時又見他口中喃喃自語,不知在咕嚨些什麼。「從那時候開始,便聽說那個叫烏玉的家中連連出事,他的正房南氏一日正在庭園中賞魚,無意間有股無形的力量令她不慎失足,暈死過去,等到家僕打撈起來的時候,只剩氣若游絲和顫抖的身軀。找來醫生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搖頭嘆氣,因為也查不出任何的病症。他按了按左右兩手的吋關尺脈,又皺眉頭又邊搖頭地說道:『異脈!異脈!』一旁的烏玉也搞得滿頭大汗地說:『請郎中幫忙!再多錢都願意花。』國醫號完脈後,領著烏玉到一旁細聲細語地對他說:『我行醫多年,從未看過如此的脈象,這麼平和,但氣色竟然這麼慌亂,而且肉體居然這麼冰涼,我碰到了難題,我沒有辦法!你可能要另請高明。』烏玉愣愣地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此後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也連續請了多位當地有名的老醫師,可是所講也都是一般……。」
  這烏玉被他一向和他出生入死有著特殊情感的南氏所遭遇的突來橫禍,他感到有一點晴天霹靂,無法招架。雖然烏玉風流成性,但這南氏也出生書香世家懂得三從四德之道理,對於烏玉的種種傳聞和行徑,從來也都是睜眼閉眼、三緘其口。也因為如此,烏玉對她始終有種如姊似母般的情懷。如今她發生這般的劫難,他心裡邊真有百般的愁緒夾雜在其中。他回憶著他自從十八歲把這南氏娶進門以後,她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地相夫教子,數十年如一日。而回想自己長年累月奔走各處,東征西跑,真是太委屈她了。
  也許是烏玉虧心事做太多,在這段時間中,家中所用之家奴、奴婢、隨從,有的也接二連三生病,有兩個年僅十七、八歲的侍女也在一個月之中相繼過世。家僕中有兩個年紀已過七十的管家,是從烏玉的父親就追隨至今。其中有一位叫常福的最是忠心,一天他對烏玉說:「老爺,有件事我不知道應不應該講……」烏玉說:「常伯,我們都像一家人,還有什麼事不方便講的呢?」「其實這段時間,我陸陸續續有三個晚上看到有一名穿著紅色衣裳,約二十出頭歲的女人,樣子極為可怕!整個灰白色沒有血絲的臉龐,就在我的面前飄盪懸掛著,那個樣子似乎有著百般的怨恨和惆悵。一天,這名頸部很明顯有著絞裂撕扯過後痕跡的女鬼再度出現,她說話了:『我幾次要來找烏玉索命,但是因為他還有著過去世的福報未享完,所以陽氣尚旺,再加上他身上有配帶著沾著超過百名被殺死者血液的刀器,所以我沒有辦法近身。你已經油燈耗盡,而且八字陰干較重,所以你看得到我。現在你轉告烏玉,我要他家破人亡!要他眼睜睜地看著烏家子子孫孫慘遭橫禍……』。這名女鬼發出淒厲悲憤的聲音,張牙舞爪地要我轉告。」這位忠誠奉獻大半生生命在烏家的老奴,心有餘悸地訴說著他碰到的情景,一五一十地告訴了烏玉。
  這烏玉雖然身經百戰,出生入死,殺人無數,但畢竟還是有血性的人,他也知道他愧對小竇。他曾經對她所講的山盟海誓,以及指天歃血所說的誓句,剎那間如排山倒海一般,全部湧上了腦海。這時候他全身突然之間不自覺地冒出了冷汗,倒抽了一口冷空氣,他自己一下子變得六神無主。也的確!在這段時間家宅的不平安,讓他收斂了許多,也開始思索著從前自己所走過的路、所做的事情。可是他萬萬也沒想到,愛情這件事情竟然會使一個女人這麼樣子地有勇氣!當她愛一個人的時候,猶如飛蛾一般,即便面前是會令她頃刻之間焚毀燒熔的火燄,她也毫無畏懼、在所不惜。可是當她被拋棄的時候,她卻又像魔鬼的使者一般糾纏著你不放。這時候就可以體會到原本柔情似水的女子,竟然會成為像罌粟一般的劇毒,一旦沾染,全身潰爛最後折磨至死。真是令人感嘆萬分!「為了一份未曾實踐的諾言,竟然要賠上整個家族,我很後悔。」這烏玉說到這個尺度上的時候,不覺眼眶也紅了起來,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對著家奴說:「常伯,你看到了這田地了,我該怎麼走下去?」
  常福看到了眼前的烏玉這般地不堪和肝腸寸斷,畢竟他是從他的父親輩就一直在府中管事至今,對於府內大大小小事情的來龍去脈瞭若指掌。他也知道這烏玉從小就喜好採蜂捕蝶,性好脂粉。從其父在世時就不斷告誡,甚至體罰,烏玉還是陽奉陰違不改其性。但他畢竟秉性是善良的,對待家中大小婢僕也都視同家人一般眷顧,常福也不忍心看他常此下去。最近也一直在想著一個人,也許這個人有能力可以幫助烏玉。
  常福心中一直在想,是否要建議烏玉把近來所發生家宅不安的事情稟報給明瑞大將軍。因為他從前多次隨侍著老爺去大將軍府邸過,某次剛好聽聞到有一得道的道長適好也在座,其中有一段對話讓常伯感覺到這位道長是有道行的。或許應該可以向烏玉稟明,讓他自己定奪。「老爺,數年前大老爺還在世的時候,我有一次陪侍大老爺去往明瑞大將軍府,席間恰好有一道長和明瑞將軍在話家常,其中我有聽到這麼一段……。
  「明瑞大將軍問道:『道長近來道務繁忙否?多年未見丰采依舊,怎麼會從大老遠來到這偏遠地區?』那位道長回覆:『附近有某大戶家中有異象,適好是我道觀中徒兒親屬,所以我不得不親自走一趟。』這道長繼續說著:『他家翁本來已過世,過世後殮棺殯,並在宅中等待時日準備下葬。怎知道過了三天後,他又還陽,人模人樣地做著跟從前一樣的事情,和家中所有家人應對進退毫無二致,恰巧他還陽後的幾天碰到中秋佳節,一家人團圓圍爐和樂融融。也許酒興大作,這老人愈喝愈起勁,不知不覺從身上手臂開始,看到了灰黑白色的體毛愈來愈多,肉眼可見,在一旁玩耍的小孩突然間跑到這老翁的背後,手裡面把玩著一條數寸長的狗尾巴。旁邊的大人見狀,從驚異到面面相覷,轉而害怕。因為眼前的老人很明顯地已經不是過去大家熟悉的父親,而且講話聲音也轉變成為了女聲。牠說著:「我回不去我原來的巢穴,因為我誤食了陽世的還陽草所浸泡的酒,一時之間天旋地轉。正在徬徨猶豫的時候,老人的魂魄恰好在這戶人家周圍徘徊遊蕩,因為他的八字和我的氣場有著過去生的因緣,不知不覺就融合在一塊兒,我也正在想如何抽身。
  「我平常住在北方山陰的一棵千年大榕樹裡,我的前生是趙匡胤時代一大將軍的寵妾,後因為將軍聽信其他夫人的佞言,讓我含受不白之冤,最後被賜白綾一條。魂魄正在飄飄蕩蕩的時候,被千年白狐老精收納。我一直修煉至今,今天也算有緣才會和大家相聚。我不會傷害你們,但是人狐殊途,你們幫忙我尋找一位有道高人,請他用朱砂畫一張離魂符,就在你父親生辰的地支三合日中的祈福日,陽氣最旺的時候設壇畫符,從此永無糾纏。但我占在他身上時間稍久,他的肉體恐怕不堪,可以在他舌下塞人參和黃耆,暫時可以抵住陽氣。但畢竟他已在中陰狀態,這時要請高功道長幫他設醮做法事、唸度亡魂,必須要找精通正一靈寶科儀道長,可以用符籙疏通冥府,才會有作用。如此一來人鬼異途,各安各道,你們才會家宅平安,否則將會屢遭不測……」


相關產品